和记 报导:
标签:
范斯沃斯住宅
罗伯特文丘里



来源:
建道筑格ArchiDogs
(ID:ArchiDogs_AD)



建筑大师们
影响着无数人
然而大师作品也有翻车时刻!
犹如赖特/柯布/赫尔佐格等等
也逃不过
漏水、聚光、施工、
形式与功能匹配
这四个难题




范斯沃斯住宅/萨伏伊别墅/流水别墅
遇雨则漏、遇水则淹







华特迪斯尼音乐厅/维达拉温泉酒店/对讲机大楼
犹如“巨型凹面镜”


强烈的阳光经过反射后
煎鸡蛋、燃塑料、熔汽车纷纷不在话下






广州大剧院/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
被施工水准拖了后腿

建筑表皮变“建筑皮炎







中银舱体大厦/
罗宾伍德花园
再出色的作品

若不能满足使用需求

也逃避不了被拆除的命运


大师作品的翻车之后怎么办?


母亲:我的房子在漏水。





柯布:如果你费心关心周围的世界,你就会知道我已经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我的客户到处都是。





母亲:很好,但我的房顶还在漏水。


撰文/编辑|
Yihan
校对
一堆栗子



01
积雨漏水
亲近自然的非正常方式



范斯沃斯住宅


密斯·凡·德·罗








这栋住宅的主人是一位在伊利诺伊州的单身女医师范斯沃斯,她与密斯·凡·德·罗在一次晚宴上偶然相识,一拍即合。“这感觉好像在经历一场风暴、一场洪水,就好像是上帝的神迹一样。”范斯沃斯这样形容初见密斯时的感受。





此后,范斯沃斯便将自己的住宅交给密斯设计,密斯将“Less is more”发挥到了极致。建筑通体没有实墙,四面全是通透的玻璃。除卫生间外,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一览无余。主人能在住宅里欣赏到大自然的美景,仿佛与外面美景融为一体。





但在居住者的角度来看,这座极简的玻璃屋只会暴露隐私,并且冬冷夏热的室温、夜间灯光招来的昆虫、日间游览参观的人群,这一切都令她无法忍受。
“我感觉我就像是一个徘徊的动物,永远处于警惕的状态,即使在晚上我也不能安眠。”她曾这样形容居住体验。





建筑建到一半的时候范斯沃斯就曾让密斯停工,建筑完工之后面对高昂的建造费用,以及各类无法忍受的问题,范斯沃斯甚至和密斯对簿公堂,以欺骗罪的罪名起诉密斯,要求对方归还建筑开销。





此外由于建筑基地不够高,每逢暴雨时节,范斯沃斯就会被雨水淹没,曾经住在这里的Palumbo花费了当初盖房费用的七倍才完成维修。
今年5月,范斯沃斯住宅又一次被水淹没。





但这么看起来似乎还挺小清新的?







当我们把小清新滤镜去掉之后,这真应了范斯沃斯遇见密斯时的感受,“这感觉好像在经历一场风暴、一场洪水一样。”










萨伏伊别墅
勒·柯布西耶



 
萨伏伊别墅是柯布西耶最为杰出的建筑作品,同时它也是现代主义建筑的经典作品之一,由现代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于1928年设计,1930年建成,使用钢筋混凝土结构。





别墅通体纯白,一层架空,二层四面均设横向长窗,屋顶配有花园。简单到几乎没有任何多余装饰的程度,“唯一的可以称为装饰部件的是横向长窗,这是为了能最大限度地让光线射入。”





然而,柯布为了立面的纯粹干净,将所有排水管隐藏在内墙,而其中落于车库墙角的一根,几乎水平横跨了近三米的距离,降低了雨量激增时的排水能力,极易堵塞。





修复前的萨伏伊别墅


另外,柯布建造屋顶花园的本意是为了保持混凝土屋面板恒定的湿度,但土壤致使雨水的长时间滞留,引起屋面楼板的潮湿,同时水泥板的宽接缝更加重了雨水的渗透。



修复前的萨伏伊别墅


车库、化妆室等地方的严重漏水,特别是主人儿子房间的漏水导致其儿子长达一年的肺炎病症。传言若不是二战爆发,柯布西耶注定免不了吃官司。




母亲住宅
勒·柯布西耶





坐落于日内瓦湖畔的母亲住宅是柯布为其深爱的母亲建造的居所,这是一个完美的居住机器,功能合理,面积适中,横向长窗最大限度的放大了湖畔美景。





也是在这个房子里,柯布的父亲、母亲、哥哥,走完了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程,这些人使得湖畔之家有了别样的灵韵。





然而它依旧有着漏水的毛病,即使柯布为工程师写了新的修缮计划,仍然未能解决漏水问题。


《Behind The Artist 》 纪录片中,有这样一段趣事:
母亲:我的房子在漏水。
柯布:如果你费心关心周围的世界,你就会知道我已经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我的客户到处都是。
母亲:很好,但我的房顶还在漏水。







流水别墅
弗兰克·赖特





流水别墅由弗兰克·劳埃德·赖特设计,
二层平台向前方挑出,几片高耸的片石墙交错着插在平台之间,很有力度。溪水由平台下流出,建筑与溪水、山石、树木自然地结合在一起。





在流水别墅建造完成之前,由于房屋的一些部分多次重建,致使悬臂结构逐渐不能支撑,此时建筑已发生形变,阳台出现两个大的裂缝,但赖特始终坚持认为流水别墅不需要更多结构性支撑。


直到1995年,房屋出现了大量的弯曲、变形、裂缝,使得其拥有者——西宾州保护协会不得不对其进行加固。





且因为坐落在溪水上,水汽弥散,别墅的房间里常年潮湿无法居住,而且每到汛期的时候,水甚至会流到房间里,家具都得搬出去。除此之外,别墅还漏风漏雨、排水不畅,外部的悬臂也时刻面临着坍塌的风险……









02
巨型光反射器
建筑还可以煎鸡蛋?


华特迪斯尼音乐厅
弗兰克·盖里





华特迪士尼音乐厅是解构主义大师弗兰克·盖里的代表作之一。
1987年沃尔特·迪士尼的遗孀莉莲·迪士尼出资五千万美元建设此音乐厅,但仅地下停车场的建设就已花费了超过九千万美元。洛杉矶县议会不得不卖掉政府债券以弥补资金缺口,加上市长与慈善家展开的募捐活动,音乐厅建设才得以在三年后重启。





原本弗兰克·盖里设计的是一个由石头砌成的音乐厅,后来由于甲方的要求,将原本建筑表皮的石材改为了金属。然而曲线的建筑表面配上光滑、锃亮的金属,带来超强的阳光反射。





眩目的眩光影响了开车经过这座大楼的司机、附近的住宅建筑注意到空调的使用频率增加了、附近垃圾桶自燃等等一系列问题层出不穷。






如果表面光滑,镜面反射的角度就是入射角。如果表面是粗糙的,反射的角度就会扩散,在许多直接的方向上光线会变得不那么强烈。因此在建筑修复工程上,先对建筑表皮的光反射进行了分析,找到反射最为强烈的几个区域。






然后给这些区域喷砂提供一种更容易接受的视觉效果。据报道,2005年的修复费用高达9万美元。







维达拉温泉酒店
拉斐尔·维诺里





维达拉温泉酒店是由RV Architecture,LLC的拉斐尔·维诺里设计,位于拉斯维加斯。在开业之前被指定为LEED金奖建筑,并获得绿色生态评估计划的五个关键评级。





但是由于建筑凹面加上玻璃材质,建筑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凹面镜,能聚焦和反射阳光
这栋建筑就像是一支激光枪,日光照射在建筑上,反射进这座假日酒店的游泳池,使得坐在池边十分不舒服。





朝南的塔楼也是太阳光线的收集器,光线温度甚至可以烧焦人的头发,融化塑料饮料杯和购物袋。酒店员工及当地新闻媒体都把这种现象称为“死亡射线“。





最后酒店的玻璃外墙则覆盖了非反光薄膜,在泳池甲板上也安装了大尺寸的蓝色遮阳伞以保护泳客。







芬乔奇街20号(对讲机大楼)
拉斐尔·维诺里





芬乔奇街20号因其外形相似对讲机又称对讲机大厦,位于英国伦敦芬乔奇街20号

楼高37层

建筑面积100008平方米,造价达2亿英镑。





设计者与上一个维达拉温泉酒店的设计师为同一个,相同问题又再次出现。对讲机大楼的的墙面同样是凹进去的,而且墙面采用的是玻璃材质,每当阳光照射时,对讲机大楼都会把阳光反射在对面的街道上。





大楼前面的广场每天大约有 2 个小时要经受“死亡之光”的炙烤,天气晴朗时最高温度能达到 70 摄氏度。






被反射到的街道上,许多商家的店铺内出现油漆起泡融化、瓷砖破裂,地毯被烧焦等情况,煎蛋自然不在话下。






甚至把停在街边的汽车都照熔化了。














03
被施工玩坏的建筑
卖家秀VS买家秀


广州大剧院
扎哈·哈迪德







广州大剧院坐落于广州CBD ,由第一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女性、英籍伊拉克设计师扎哈·哈迪德设计,形状宛如两块被珠江水冲刷过的灵石,独特的造型充满奇思妙想。








建成后的夜景看起来似乎还不错?
 



来看看下面两张同一角度、不同时间段的建筑,白天的建筑宛如“幻灭”,粗糙的表皮一览无遗。







建筑外立面为三向斜交折板式网壳,由5000多块玻璃和75000块石材组成,大小相同而形状各异。当时在2006年建造时,国内对于这类异形建筑的施工水平还没能达到完美呈现的水平。





于是建筑的表皮就出现了各种缝隙宽窄不一、纹理衔接不上的情况,甚至还有补丁!









加上后期维护也不足,原本是“宛如两块被珠江水冲刷过的灵石”,现在看起来像是四五线城市年久失修的少年宫,完全没有了效果图中那样灵动优美的线条,坐落在广州中轴线上也显得有些尴尬。








但是室内的完成度就高了很多,室内材质的选择对于异形面的处理相对简单一些,加上室内没有自然因素的侵蚀,以及配上专业的灯光布置,整体室内的体验还是不错的。











易北爱乐音乐厅
Herzog & de Meuron
 



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位于德国汉堡港口仓库A,由赫尔佐格 & 德梅隆设计。原建筑
是在1963年和1966年之间建成并投入使用的一个仓库,新建筑犹如水晶皇冠一般放置在老建筑上。





新建筑体块有着流光溢彩的巨型宝石效果,水、天空和城市反射于建筑立面上,使得视觉效果时时处于流动的状态。





这个幻梦般的效果图让所有人都无比期待这个建筑的建成,然而实际的施工效果却……






被网友戏称“这不是建筑表皮,是建筑皮肤病!”






但是当施工完全完成后,在一定时段时,天空、水面都映在建筑上,其实也并没有施工过程中那么令人不适。






尽管不如效果图那么美轮美奂,但至少算是“及格交卷”。






室内完成度也很不错,看起来十分细腻。














04
形式无法适用于功能所需
最终无法逃避废弃/拆除



中银舱体大厦
黑川纪章





中银舱体大楼坐落于东京银座,由日本著名建筑大师黑川纪章设计,咋一看之下感觉像个蜂巢,丑陋无比,事实上大楼建成之后也引起了各方争议,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这座大楼在建筑学上的重要地位。





舱体大楼固定的基础结构保证整体结构的稳定和平衡,而舱室就像乐高积木一样插入其中,可以根据需要进行自由替换。





舱室的设计灵感来自宇宙飞船,整个大楼就像一个巨大的空间站,包括140多个舱位,舱室可以自由停靠。





然而今天这座高级住宅却已经几近荒废,原本设想的乌托邦式未来居住环境没有实现。








原本规划25年到30年换新,由于成本问题被搁置,内部设施严重老化,漏雨漏水成家常便饭,再加上大厦位于寸土寸金的繁华地段,中银舱体大厦曾多次面临被拆除的危机。





但由于该建筑的新奇性,引来很多游客观光,因此拆除工作也一直被搁浅,就这样建筑被废弃闲置了十多年。







罗宾伍德花园
史密森夫妇





罗宾伍德花园是提出“粗野主义建筑”的英国建筑师夫妇史密森夫妇设计,该项目于1972年落成。
由预制混凝土板建成的两栋公寓楼。两栋楼里都有单层和双层楼的公寓,向内微微弯曲,围抱着两栋楼之间的城市花园。





罗宾伍德花园里有两栋公寓楼,每三层就有混凝土制的宽阔阳台, 方便欣赏到公寓楼之间的中央公园的景色。这里是居民的公共空间,大人们在此聚集,孩子们在此玩耍。








然而由于缺乏维护,以及居住人口构成的变化,建筑年久失修,而宽敞的“空中街道”则成为了犯罪滋生的温床。






有关该建筑的拆除工作和重新规划发展的讨论已持续了五年之久,政府部门的犹豫不决,还有来自众多建筑大师联合的强烈反对,包括扎哈·哈迪德、理查德·罗杰士、伊东丰雄、罗伯特·文丘里等,最终还是决定拆除该建筑。





2017年,伦敦 V&A 博物馆宣布他们将购罗宾伍德花园的一部分,让这座作为粗野主义代表的集合住宅免于被完全拆毁。






虽然这些建筑存在一些实际性问题,但无疑是开创时代性的作品,相比功能性的“失败”而言,它们给时代发展带来的价值仍然值得我们肯定和学习!


并且大师作品的意义不单只是正面的、划时代的设计特征,其反面的失败经验同样是经典且不可或缺的学习案例。教育与教训共存,这才是大师作品完整的意义与使命。




Reference:
https://mafiadoc.com/glare-from-the-disney-concert-hall_5a9c3e511723dd412a83da00.html
http://www.mayday.net.cn/show/83067.html
https://archpaper.com/2020/05/farnsworth-house-again-besieged-by-floodwaters/
图片:
Herzog & de Meuron、the National Trust for Historic Preservation、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来源网络,内容仅做学习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