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 报导:
标签:
烂尾楼现象
魔幻现实主义
具象建筑设计






一个小县城,为什么能有耗资这么巨大的工程?


贵州独山县400多亿烂尾楼这几天又到了风口浪尖,其实这已经是一年前被央视点名批评过的老烂尾楼群,不过因为B站一个热门视频重现掀起了浪花。
 
在这么小的一个县城为什么能有这么耗资巨大的工程?



 
在之前央视的曝光中,独山县基础设施落后、经济结构单一,每年收入不足10亿元,今年3月才从国家级贫困县名单中离开。


但是两年前,当地的县委书记为了建造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烂尾楼,让独山县背负400多亿元债务,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视频重新展现了这些项目的面貌,比如超过56亿元的商旅项目“盘古庄”,耗费22亿元打造不伦不类的“山寨版紫禁城”,花费135亿元规划容纳10所大学、近10万名学生的大学城,如今进驻的只有一所师范学校和一所中等职业学校……






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只有水司楼,但体量过于夸张,构件比例在上下五千年历史里都找不到同类。



△  独山县 水司楼


在中国的地方县城和乡村里,这种魔幻的风格好像一直都停不下来。
 
很早以前,“天下第一村”华西村里建造了大量这种建筑,到处是山羊、水牛、乌龟形状的亭子,还搬运了各种各样著名的建筑。





△  华西村


还有两个联想到的事,表面上好像不太相关。


前段时间,恒大公布了新的足球场方案,用了的Gensler的新构思,而不是当时网上流传的具象莲花造型。

 
无论旧的渲染图是不是为了炒作,但是至少证明具象建筑或多或少会引起群体的不适。



△  恒大足球场之前公布的渲染图



△  恒大足球场最终确定方案效果图


具象建筑,也算是中国魔幻主义建筑的类型之一。
在每一年的最丑建筑盘点里,这些建筑总是能如约上榜。


连政府的喉舌们都直接批评。


“它们有的模仿“酒瓶”外形,有的模仿“福禄寿三星”外形,有的模仿“铜钱”造型,有的甚至照抄美国“白宫”……这些怪建筑严重破坏了城市的整体风貌,浪费了经济社会资源,体现了低劣的审美水平。”
(出自《
光明日报





△  福寿禄大厦


县城的魔幻,往往是粗暴地搬运国内外已有的建筑,而具象建筑却遍布于很多大城市里。


连苏州这样的文化古城都无法避免。
 
其实山寨建筑,把它放在深圳的世界之窗里就没有太多人诟病。具象建筑也常有,但是没人会去指责迪斯尼乐园里的巨大的胡迪脸吧?
 

△  东京迪斯尼
 
很早以前,有一个神奇的项目——“艾克斯星谷”项目,邀请了一群艺术家到宁夏的空旷村子里设计建筑。因为眼红“长城脚下的公社”,他们也想整一个提高企业的名声。
 
结果是,他们也整出了一堆烂尾楼。房子没有建完,不知道是资金断裂还是中途发现这些房子不能看,总之这些中国最顶级的艺术家就这样创造了属于他们的黑历史。
 
这不是艺术家的错,但是,为什么开发商非得艺术家来建房子?



 △  「撒福一山房」,当时的作品之一


把这些事情放在一起,因为它们都是有共同点:
 
官员为了政绩策划一系列离谱的形象工程。


房地产上被市场利益驱动。
不过市场的调控作用只适用于房屋交易,对地产商和建筑师之间设计交易一点意义都没有,甲方拥有对建筑形象至高无上的决定权。


建筑师协调的作用在没有话语权时发挥不出。

 
如果按照社会分工和建筑学教育的认知里,建筑师在建筑业里应该是协调的作用,但是当建筑师没有足够的话语权,成为一个纯粹的工具人时,这种协调作用等于没有。
 
所有的这些乱象,都指向了中国过去几十年经济的落脚点——房地产行业的野蛮生长。由于房地产行业火爆,使得资本市场的领头羊们主导了一切。
 
官员觉得一系列巨大的建筑能够给当地经济带来更多的旅游收入,甚至希望靠着这些建筑同时拉动更多人在当地买房;开发商在一线城市竞争激烈,想着法子开辟新的战场,刚好又有政府的支持,自然乐此不彼。



△  独山县


房地产过度的繁荣使得上游的人沉醉其中,在金钱流通的路线里,甲方产业上的所有人无论职位高低都喜欢主导设计的一切,因为整个社会的企业文化便是这样——无法让专长者做他专长的事情。


流水线、效率和过度商品化,剥夺了很多人在某个专业上的成就感,这也不是只存在于设计行业。
而是整个社会都喜欢对不了解的事情指手画脚。所以很多年轻人才活得那么压抑,进而演变成了全民的“佛系文化”。



△  独山县


过去的媒体喜欢沉浸在城市建设的丰功伟绩,以及频繁出现在银幕和电视里的高楼大厦带来的精神冲击,一步步形成人民心中的“完美建筑”。



许多言论说国民的审美没提高,但是国民的意识是容易被媒体左右的,就像乡村里为什么人们不建白墙灰瓦大屋顶的房子了呢?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已经形成了欧式建筑和城市里的高楼才是彰显他们这辈子奋斗成果的最好形象。而旧的文化形象在他们的眼里没有太多说服力。



△  华西村
 
又或者也有房地产商想尊重文化,但他们的尊重很多时候是粗暴的复制,从不考虑环境的作用。
他们一声令下,一栋震撼的建筑产生了,可是容纳建筑的最好环境产生了吗?
就像故宫无法搬到苏州,古典园林不会出现在大草原上一样。
 
所以那些仿古建筑、山寨建筑、具象建筑,通通可以算是中国建筑的魔幻现实主义。
因为它们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  苏州
 
2020年5月,住建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与建筑风貌管理的通知》,严格限制各地盲目规划建设超高层“摩天楼”,并且要加强自然生态、历史人文、景观敏感等重点地段城市与建筑风貌管理。


在建筑行业荒蛮乱象十几年后,政府的思路和整个社会的思维已经在逐渐改变。国家从粗放型建设变得更加注重建筑体验和城市文化。



△  上海


恒大的大莲花被网友们口诛笔伐,最丑建筑不断被人挖掘出来,房地产那些百年如一日的效果图终于被人意识到有多难入眼。


房地产在经济增长的比重里逐渐下降,它不再拥有那种一诺千金的权力。只是一时之间,房地产方不会改变他们惯有的自大,设计师们依然在受着压迫。
 
但这一切应该有个头了,人人都笑独山县,再不让建筑师和规划师主导城市和乡村,也许城城都是独山县。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